欢迎来到 - 澳洲幸运10微信群 !【接待77728849】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短文 > 生活常识 >

化工巨头的游戏

时间:2019-05-27 02:22 点击:
化工巨头的游戏-新闻频道-和讯网

  本报记者 杨悦祺 惠州报道

  在化工企业“退城入园”的进程中,在安全环保问题上并不是有了保护伞,可以高枕无忧。反而需要更加提高警惕,戴上紧箍咒。

  头部企业

  中国石油(601857)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化工园区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杨挺指出,从2015年开始,行业内的规模以上企业数量在下降,2019年一季度,规模以上的化学工业企业数量减少了1800家。在整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大量园区外的企业数量发生了变化。随着园区化趋势逐渐明朗,园区化工企业数量逐渐减少的形势还将进一步延续。

  竞争不只是在化工企业的入园名额上,化工园区本身也在整治潮中,在安全环保的大前提下,只有保持规模,才能将全产业链成本压缩到极致,形成化工产业的成本优势。

  根据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所做的全国性统计调研,截至2018年底全国重点化工园区或以石油和化工为主导产业的工业园区共有676家,其中国家级化工园区57家,省级化工园区351家,实际化工园区266家,全国已形成石油和化学工业产值超过千亿超大型园区14家,产值在500-1000亿的大型园区33家,产值100-500亿的中型园区224家,产值小于100亿的小型园区405家。

  5月23日,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化工园区工作委员会发布了2019中国化工园区30强名单。

  已评选出的化工园区30强在2018年实现石化销售收入总量2.55万亿,占全国石化产业销售收入的20.6%,其中前10强实现石化销售收入1.34万亿,占比10.8%;化工园区30强在2018年实现利润总额2115.8亿元,占全国石化利润总额的25.2%,其中前10强实现利润总额1191.3亿元,占比14.2%。化工园区30强利润率为8.3%,高于全行业平均利润率6.77%这一数值1.5个百分点。

  “我们寄希望化工园区走在全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最前列,成为全行业高质量发展的领头羊,这是因为化工园区已经成为全行业规模化、集群化、一体化发展的典范,不少化工园区都在对标世界一流化工园区,追求跨越式的发展,特别是惠州大亚湾、上海、南京、宁波等综合性石化产业园区,以及林东能源化工基地,中国化学(601117)新材料嘉欣园区,江苏高科技孵化园区等特色专业化工园区都形成了比较完善的产业链,循环经济发展相对成熟,单位产出率较高,规模效应明显,具有站在全行业高质量发展最前列的基础和条件,就像世界一流化工园区跨越的潜力和前景,我们对整个化工园区高质量发展充满希望和期待。”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党委书记表示。

  但是,李寿生也指出, 当前,我国化工园区在高质量发展中仍存在的重大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产业特色不突出。由于总体规划的缺失,又加之发展经济任务的急迫,不少化工园区功能定位不明确,产业布局不合理,主导产业不突出,缺乏产业特色,甚至还存在低水平重复建设、同质化现象明显的问题。产业特色不突出是导致资源、资金、市场分散的重要原因,也是导致核心竞争力缺乏优势的重要原因。

  记者在榜单发布的现场注意到,30强名单一公布,就有一些声音质疑,为何没有上海化学工业园。杨挺表示,今年上海化学工业园没有参评,是因为园区去年发生过事故,主动要求退出参评。这代表了一种风向,企业的社会责任意识在提高。

  危废处置问题待解

  因为企业的生产一直发生变化,有时,安全环评也未必起到预防作用。

  李迪表示,321事故就是一个典型。它一开始是一个固废库,根据一般固体废物标准储存,但当它开始储存危险废物的时候,它变成了危废库的时候,适用的标准就不一样了,因为它的性质发生了变化,然后当它的危废储量超过五吨的时候,它实际上性质变成了爆炸品仓库。爆炸品仓库对于外界距离的要求又和前两者不一样,但是问题在安评环评的时候,它实际上它是固废仓库。

  “实际上由于它的危废产生了积聚效应,动态变化形成了重大危险源,而这个是我们监管中的重大的挑战。这类积聚效应很难被发现,然后会带来很大的危害。”李迪表示。

  危废处置一直是化工企业安全的重大隐患。2017年,环保风暴席卷全国,危废处置设施缺口大的情况得到了关注,危废产业投资加速,但依旧存在缺口。

  2018年5月11日,生态环境部集中约谈广东省广州、江门、东莞,江苏省连云港(601008)、盐城,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和浙江温岭等7市政府,要求加强固体废弃物及危险废物处置能力建设,严厉打击非法转移倾倒行为,依法问责相关责任人员,切实压实责任,加快解决问题。

  其中,连云港市中央环保督查整改不力,针对督查指出的灌云、灌南县化工园区危险废物储存量多、环保风险大的问题,江苏省督查整改方案明确要求在2017年底前减少危险废物库存。但督查发现,两县化工园区危险废物储存量不降反增,2017年储存量是2015年的两倍。

  惠州东江威立雅环境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勇认为,现在危废处理主要从政策下手,在江苏,规定“谁家的孩子谁抱走”,产废量大的单位自建危废处置设施,但问题是,“抱孩子”需要有能力和条件,危废的存储和处置风险都很大,技术门槛高,是否应该让更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

  另外,某些省市危废项目立项备案和环评批复下放到区县级环保单位,虽然“大干快上”的做法可以迅速增加处置能力,但把准入条件放宽却会催生更多规模小,技术薄弱的处置企业,运营风险大大增加。(编辑:李清宇)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