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心得体会 >> 读后感 >> 正文

读《断魂枪》有感

时间:2016/7/4栏目:读后感

  读《断魂枪》有感(一):英 雄 悲 歌

  2014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姜 营

  小说将故事背景放在晚清,以"沙子龙的镖局已改成客栈"这样一个看似模糊,却已经十分清晰的社会状况拉开序幕。在帝国主义的火枪利炮中,"东方的大梦没法子不醒了",在这样的社会中,有一位名震西北,"没遇见过敌手"的"五虎断魂枪"的传承者———"神枪沙子龙".

  昔日"短瘦、利落、硬棒、两眼明得像霜夜的大星"的沙子龙,没遇见过敌手,威震西北,可以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大英雄。而这条枪与这套枪法,陪了他二十多年的时间,使他获得了"神枪沙子龙"的称号,这早已不同于一般的兵器,断魂枪有着自己的尊严,而这种尊严是体现在"野店荒林的威风"里,离开了这个,他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可是在"国术还没有被革命家与教育家所提倡"的时代中,断魂枪没必要传了,同时也无人可传。

  断魂枪应该传给谁呢?是那些学了点武艺,就打着沙子龙徒弟的旗号,摆场子,出风头的一介武夫?如果传给了他们,断魂枪就只不过是赚掌声,得银子的花拳绣腿而已。这对于一个"夜晚要将断魂枪拿起"这样一个爱枪如命的人,他又如何舍得如此糟践呢!

  孙老者,诚心求艺,但却不知武术有何用处,如果要传给他,他有断魂枪的"童子功"吗?在"今天是火车、快枪,通商与恐怖"中,他又如何将断魂枪发扬光大呢?断魂枪的尊严又将如何继续保持呢?正是基于这样清醒的认识,沙子龙才会成为"撤换招牌,养养楼鸽,看看 《封神》,就连身上的肉也放松了"的清闲人。

  但是"夜深人稀,沙子龙关好了小门,一气把六十四枪刺下来,而后,拄着枪,望着天上的群星,想起当年在野店荒林的威风。叹一口气,用手指慢慢摸着凉滑的枪身,又微微一笑,‘不传!不传!’"而在这叹声和微笑中,包含了对社会的无奈和绝望,又体现出一个英雄对于尊严的坚守和对于社会的反抗。

  小说中的题记"生命是闹着玩的,事事显出如此,从前我这么想过,现在我懂了。"这是沙子龙的无奈和绝望,也是他的坚守和自尊。

  读《断魂枪》有感(二)

  末路英雄,魂断长枪

  生命是闹着玩,事事显出如此,以前我这么想过,现在我懂了。

  -------题记

  除了这篇《断魂枪》是清明放假回家读的,这一段时间读的文章都是在学校看完的,所以对这篇文章记忆犹新。记得那天天有点阴,我就站在书店把这一篇不算很长的小说一口气读完了。读完后的第一感觉就是心里很压抑,而且还有点悲凉,那时还没有考虑到上升至传统文化的高度,只是单纯的为沙子龙悲哀,为他那套在社会上已经没有用的,也即将失传的"五虎断魂枪"悲哀。

  悲哀过后细细品味,曾经"短瘦,利落,硬棒,两眼明得像霜夜的大星"的沙子龙,在火车代替马帮,快枪代替神枪,炮声,镖旗,钢刀,口马逐渐消失的时代,把镖局改成了客栈,把身上的肉也放了。因为他明白在这样一个时代,曾经属于"他的世界已经被狂风吹走"了,行走于荒林野店里的豪放的事业一去不复返,江湖不再。

  再留着镖局也是一种摆设,所以沙子龙作了最理智的判断,做出了最坚决的行动,为了不传给别人这套没用的枪法,他放了身上的肉,整天白天躺在床上看《封神榜》。可人们看到的只是沙子龙白天的情形,却不知在深夜他锁上大门,对着天上的群星一气刺出六十四枪的无奈。难道他不想让自己的枪法传下去吗?想,肯定想。可是在他心里已经认定这套枪法现在是无用的,既然是无用之功,当然无需留传下去。

  不传绝学,不传后人,只在苍月下摸一把滑亮的枪。顺流而行,可至千里;若逆流而上,死守镖局,必将惨淡经营,无处立命,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样的生存智慧沙子龙做到了,而且做的坚决果断。可沙子龙走了一辈子镖,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呢,他身上仍然有着一股义气。在外自称是他徒弟的人若在金钱上有困难,他都会慷慨解囊,帮助他们渡过难关,但就是有一条,不传枪法。

  读完之后我也会有疑问,为什么沙子龙不去像别人一样把耍枪当做一种赚钱的手段,也就是在街上卖艺?后来看到他两次在群星下耍枪才顿悟,尽管在当今他的枪法没有用,但是这套枪曾经给他带来过无上的荣耀,他不容许任何人玷污它。或许沙子龙正是考虑到若把这套枪法传给别人,那些人保不定就会在大街上卖艺,做给那些围观的百姓看,顺便赚上几个钱,够每一天的吃饭钱。沙子龙是绝对不能容忍这曾经带给他威名和荣誉的"断魂枪"沦落到这种境地的,与其让它成为逗乐的玩意,倒不如让它和自己一起进棺材。

  所以在孙老者两次用略带命令的口吻告诉沙子龙:"教给我那套枪。"后,沙子龙才说出:"那条枪和那套枪都跟我入棺材,一起入棺材。"看到这儿心里泛起一阵阵的悲凉,沙子龙这个末路英雄,还是免不了这样悲剧的结局。

  沙子龙无疑是清醒的,他认识到了现状,但却无能为力,由现实这么发展下去,而孙老者则还存在于自己的幻想的世界中不肯出来。他深藏不露的性格和沙子龙比较相似,但他靠着坚持,为学习传统的武林绝技而风尘仆仆地奔走江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一个大梦未醒或者是一个本该醒来却不愿醒来的沙子龙的形象。他悲壮的努力中终究是无果的,他也注定和沙子龙一样是一个末路英雄。

  也许在那个年代还有很多像沙子龙一样的末路英雄,他们有的放弃了,有的在坚守,那些传统的记忆也随着那个时代的消逝而销声匿迹了。那些挣扎在传统边缘的文化,最终是不是都得落得和断魂枪一样的下场,我不得而知。但单看这一枪就知道情形不容乐观。老舍先生写下这一篇《断魂枪》也正是看到了这样的一种现状希望唤起人们的意识。不知道别人读完是怎么想的,但我确实是有把那支枪和那套枪找回来的冲动,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一篇小说。

  断魂枪,断魂枪,到底是断了沙子龙的魂,也断了这支枪自己的魂,没有了用武之地,他们只能独自站在墙角,等着自己老去。

  我想沙子龙最终也明白了生命是闹着玩的,他就这样被命运戏弄了,明明这枪给他带来无上的荣光,到头来却还是一无所有,还是都得放下,回到原点。但不同的是,至少沙子龙在进棺材的时候,有那条枪和那套枪法陪着他,谁也带不走。

  这不是在用断魂枪来给沙子龙殉葬,而是在用沙子龙给断魂枪殉葬。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